今天小空上线了吗?

写文随缘

神仙关注我了!!!!!!尖叫呜呜呜呜

【网空】破茧·二

●网空向,禁忌林大蜘蛛x巫师空
●HP设定,掺杂私设
●一句话的飘策

2.
学院的一天没有存孝说的那么有趣,除去课业他一般在公休室。斯莱特林的公休室位于湖底,四周的墙壁由哥特式大理石砌成,几扇窗户嵌在上面,从那里望过去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生物。

“嗨,大章鱼。”
戮世摩罗的手贴了上去,他总能看见它,每天早晚各出现一次,起初他还能感觉到惊喜,日子久了就仿佛忍受七年之痒的夫妻。

他急需一些新的刺激来源。

“哈…你就是太闲啦。”
公子开明这样评价他,然后转身就扎进异国男友的怀里,行迹恶劣,让人不忍直视。

戮世摩罗本就心烦意燥,没心思看他们打情骂俏于是披上外套便走了出去,外面正下着小雨,远远望去森林边像是起了雾气。学生是不被允许接近那里的,而此刻的戮世摩罗却仿佛看到了潘多拉的盒子,神秘而富有吸引力,以至于回过神来时已经走到了禁忌林的边缘。

“这有什么呢。”
低语一句像是安慰自己,口气里带着一种隐秘的向往。他并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,却无比坚信这里的东西比起那只看腻的章鱼将是自己最需要的。

禁忌林中植物的根系大多暴露在地表,其上有一层粘腻的附着物,戮世摩罗吃足了这东西的苦便学的聪明起来,绝不再碰。

咔哒。咔哒。
这是节肢动物爬过的声音。

戮世摩罗眼睛亮了起来,挪到一旁的榕树后将呼吸放轻,紧紧盯向声音的来源。他在处理这些事情上一向有耐心,以至于半个钟头过去了,还依旧坚持着。

来了。
随着不远处灌木丛的一阵颤动,先是头颅露了出来,紧接着是肩膀和一双布满肌肉的手臂。那人,姑且称他为人,生着一头亚麻色的长发,典型东方人的面孔被面具遮去大半。戮世摩罗用力搓了搓自己因为兴奋而泛红的脸,会是什么呢,他等不及了。

那人却像是被什么缠住了,许久都没有灌木丛中走出,嘴里也像是在嘀嘀咕咕抱怨着什么。

“我帮你。”
他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开了口,明显这声音将那人吓了一跳,用疑惑与戒备的眼神望过来。戮世摩罗不介意,上前利落的替它斩断缠住节足的藤蔓。

哈。是只蜘蛛。
戮世摩罗终于看到了全貌,那是一只生着人面孔的蜘蛛怪,这不管是作为新的刺激源还是消磨时间的寄托,都让他十分满意。

“我是戮世摩罗,你也可以叫我空。那你呢,你叫什么名字?”
戮世摩罗听见自己笑着问它,而那边的人似乎是费力思考了好一会才冷淡着开口,说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,他琢磨了很多遍也没想明白。

“我叫你网中人吧!”

自作主张替人改了名字,被唤作网中人的蜘蛛愣了愣,随即扭过头,一副十足不屑的模样。

“小小人类妄想给妖神将起名。”
这次戮世摩罗听明白了,犹豫了一会将脚边的一颗石头踢开,走的更近了些。

“小小人类刚才可是救了你诶!”
“妖神将自己也可以。”
“是网中人自己也可以!”
“哼…。”

【网空】破茧·一

●网空向,禁忌林大蜘蛛x巫师空
●HP设定,掺杂私设

“我们来自泥潭,我们充满野心,我们渴望权利,我们强大冷静,我们优雅自持,我们从不后悔,我们是斯莱特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院训

湿乎乎的石壁上爬满了绿色的青苔,一只不知从哪爬来的大肚子蜘蛛正慢吞吞吐着银丝,费力织就一张大网。史仗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,只知道比起熙攘的学院公休室这里实在是个躲清净的好地方,没有烦人的公子开明,也没有总是拉着自己说教的史艳文。

史家这辈一共有三个孩子,大哥史精忠十一岁的时候就被选入了格兰芬多学院,小弟也在几年后顺利收到了学校的通知书,只有自己因为身体原因被留在家里。

“顺利长大就好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早就听腻街坊邻居这般说辞,随即从善如流拿起水杯扬了出去,果不其然下一秒响起了史艳文有些愠意的声音。
“仗义。”
“啊…抱歉不小心的。”说完利落关上窗,将闲言碎语都关在外面,没事人一般从抽屉里摸出根棒棒糖叼在嘴里暗暗查着数。数到第一百时史艳文推门走进来了,手里拿着张染了水渍的信封。
“假期结束仗义就可以和存孝他们一起去上课了。”
史艳文的声音此时算得上是温和,掺杂着不知是欣慰还是什么的感情,史仗义最看不得他这样,兀自接过信出门直到傍晚才归来。他的兄弟们都已经在餐桌旁坐好,存孝不停热络的拉着他说学校的事情,多是学了什么认识了什么朋友。

好像所有人都觉得史仗义理应进入以英勇无畏而出名的格兰芬多,仅仅因为他是史艳文,曾经学院高材生的儿子,像他的两个兄弟一样。

“斯莱特林。”

分院帽的声音在大礼堂回荡,伴随着一阵欢呼声史仗义回过头望向人群,他并没有觉得意外,反而觉得兴奋,连脚步也轻快了起来,奔向自己所属的人群。

“欢迎欢迎热烈欢迎,你可以叫我公子开明——!”
一双手朝自己伸了过来,史仗义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握了上去。

“戮世摩罗。”

——  ——  ——
网中人很快就会出场的!让他先在禁忌林织会网!

自作的小片段,完全版日后会放b站,呜呜呜呜我永远爱他们俩!!!

解药首页怎么都变成歌了…没办法愉快吃粮了

我流绮罗生,指绘摸鱼(!)

《尘劫》一

◆在原剧基础上放飞的设定。
◆九/绮最,绮罗生是九千胜的一个化身这样。

1.
最近一向清净的时间城颇有点鸡飞狗跳的架势,追根溯源,罪魁祸首就在那个被饮岁捡回来的婴孩身上。

“哦?私生子?”

城主一向贯彻看热闹不怕事大思想,安然喝了口茶后出声调侃。

“啧,这孩子我可承受不起,还是给城主你当私生子吧!”

“好啊。”

孩子当然不是什么私生子,是正经八百日晷孕育出的光之少年,身份高贵至极,叫声时间城小王子也不过分。

小王子安顿下来后起名字事项饮岁不敢独揽,取了一张纸的备用名拿给城主挑选,结果他老人家偏是挑了个最不起眼的光阴,不懂,总之别再叫晷儿子就行了。

最光阴就这样一路顺遂的在时间城迎来了第十八个年头,每日看着同一片云海,同一棵时间树,终于腻了。

吾想出去看看。

这话最初是对饮岁说的,结果可想而知收获了一个点了火的油桶。

“你脾气很坏。”

最光阴十分中肯的对着当事人评价。

出城的事情暂时放了下来,直到有一天不知道从哪挖出来一个狗头帽子扣在了脑袋上。

“…就算你遮住了脸,我也知道你是最光阴。”

2.
“真是伤吾心的破少年。”

望着毅然离去的背影,城主如是感叹。若非知道最光阴与旁人不同,否则真要怀疑许是叛逆期到了。

“城主你分明知道最光阴的事情,怎么还…”

怎么解释,儿孙自有儿孙福?

“罢了,他想去便去吧”

最光阴再没了阻碍,一路畅通行至苦境,眼前看的是从没看过的风景,耳边听得是从没听过的民俗,过的甚为惬意。

这日正巧碰上街口来了个说书先生,尤为好这口的最光阴自然不会错过,早早在第一排寻了个位置,身边的则是一位白发青年,手执白玉扇笑着朝他开口。

“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?”

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
这篇可以说是很放飞的写了,很欢乐。

现在属于那种,脑里面想写的梗很多,不敢落笔,生怕挖的坑太多填不完。(…)

《红尘劫》二

◆修仙架空设定
◆仙长意琦行x狐妖绮罗生
〔隔了很久的更新,感谢大家还没放弃我…只要有人看我就不会弃坑的,爱你们。〕

“阿嚏——”

意琦行不着痕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。

修仙者体质纯净,寻常病痛并不会对自身产生分毫的影响,然事有利弊,五感发达的他们对外物的感知也照常人敏感。

太香了。

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浓郁的花香,丝丝缕缕萦绕身侧,回神时肩头竟落上了几片牡丹花瓣。

“这般残花怎好沾染在仙长身上?”

耳畔传来独属于男人温和的嗓音,好似掺了笑,说不出的魅惑。

“什么人!”

还未来得及辨别声音来源,便被一双微凉的手搭上了肩膀,丝丝凉意激的意琦行头皮发麻,下一瞬身形转换春秋剑已然在手,面色却是更黑了一瞬。

“你我只是初见,仙长这便拔剑是否有些不合礼数。”

那人依旧笑着,脸上却是十足的委屈模样,若非他此刻以一柄白玉折扇就按住了自己执剑的手,意琦行几乎都快以为自己当真欺侮了人家。

“装模作样,你我打来。”

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,对方却仿佛没听到,索性趁着这个功夫仔细打量起这个不速之客。

怪好看的。
如瀑的银发垂肩,在夕阳下渡上一层薄金,配上一张足以让女人嫉妒的姣好面孔,意琦行搜肠刮肚半天也找不出比‘怪好看的’更好的形容词,暗自苦恼了一会。

“这次不同你打,我们月圆玉阳江畔再见。”

月圆,玉阳江畔…等等他是。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惊的回过了神,却发现人已经不知消失在了哪里,徒留几片残花在原地打转。

“可恶。”

弯腰拾起残花攥在掌心,终是没舍得用力,放任其飘散在空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让小狐狸和我们的小仙长见个面。

明天全国卷见,一个很不可描述的九最脑洞。另外意绮的那个更新,我已经在写了,爱你们!!